•   屋前屋后的鸟错落地把天叫亮了。

      今天的黎明没有风,窗子外面的树就动也不动。我从四点开始打妄逛逛,不时在屋里走个来回,每次经过朵子的时候,它都试图就着各种扭曲的姿势伸出小爪子来碰我的腿。

      事情从四点开始就没有再进展,更早的之前是整个白天的拖延。久病未成医,情况忽好忽坏,还不明智地为自己的不明智计数。时间被我切成碎片,我回望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望着我。